爱诗词 > 诗词鉴赏 > 沁园春·和咏雪词

沁园春·和咏雪词

朝代:近现代 | 作者:陈毅
两阕新词,毛唱柳和,诵之意飘。想豪情盖世,雄风浩浩;诗怀如海,怒浪滔滔。政暇论文,文余问政,妙句拈来着眼高。倾心甚,看回天身手,绝代风骚。山河齐鲁多娇,看霁雪初明泰岱腰。正辽东鹤舞,涤瑕荡垢;江淮斤运,砌玉浮雕。池冻铺银,麦苗露翠,冬尽春来兴倍饶。齐欢喜,待桃红柳绿,放眼明朝。
简介
《沁园春·和咏雪词》是当代革命者陈毅在读了的毛泽东的咏雪词和柳亚子的唱和词后,触景生情创作的一首词。这首词作于1946年2月。这首词严格依照毛泽东、柳亚子词作的原韵写成,有毛、柳词共有的豪放,也有毛词特有而柳词不具的魅力。全词写得豪情激荡,意境开阔,气势欢畅,魅力多姿。
译文
①柳亚子:名弃疾,江苏省吴江县人,民主人士、诗人。他是清末著名的进步文学团体南社的发起人之一。早年参加过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后来同情和赞助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1958年在北京病逝。著有《磨剑室诗集·词集·文集》、《柳亚子诗词选》。沁园春,词牌名。和(h),依照他人诗词的韵脚或意思写诗填词。压境:迫境,覆盖境内。②两阕新词:指毛主席的《沁园春·雪》和柳亚子的《沁园春·次韵和毛主席咏雪之作》。雄风:豪放的文风。宋玉《风赋》:此独大王之雄风也。柳宗元《同刘二十八院长述旧京怀,感时书事》诗:雄风吞七泽,异产控三巴。③诗怀:诗人的情怀。郝经《宿州夜雨》:塞上诗怀尤索莫,天涯壮气独昂藏。滔滔:毛泽东词中有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句。柳亚子词中有黄河流浊,举世滔滔句,影射国民党反动派气焰嚣张。陈毅步毛、柳原韵,以怒浪滔滔形容毛、柳词气势雄壮如浪涛滚滚。④政暇论文:是说毛泽东在日理万机之余,从事文艺创作。⑤文馀问政:是说柳亚子在从事诗歌创作之余,也参加政治活动。或曰向毛泽东请教国家大事。⑥回天身手:指能挽回不易改变的局势的本领。《新唐书·张玄素传》:张公论事,吸回天之力。此指毛泽东。⑦绝代风骚:当代无双的诗人。风,指《诗经》的国风;骚,指楚辞的《离骚》。风骚,指文学才华。⑧霁雪:雪初停,天放晴。泰岱:即山东境内的泰山。泰山别称岱宗、岱山,故称泰岱。⑨辽东:辽东半岛,代指东北地区。鹤舞。形容大雪纷飞。鲍照《舞鹤赋》:叠霜毛而弄影,振玉羽而临霞。形容鹤的羽毛像霜和玉一样的洁白。这里因以白鹤的翱翔来形容雪花的飘扬。⑩涤瑕荡垢:又作涤瑕荡秽,比喻清除旧的恶习、旧的势力。语出东汉班固《东都赋》:百姓涤瑕荡秽,而镜至清。这里指清除国民党反动势力。⑪江淮:长江、淮河一带。斤运:运斤的倒装,运斤成风的简缩。斤,斧头。典《庄子·徐无鬼》:郢人垩慢其鼻端,若蝇翼,使匠石断之。匠石运斤成风,听而断之,尽垩而鼻不伤,郢人立不失容。运斤成风说明匠石技术巧的熟练和高超。词中借以歌颂大自然的奇巧。诗句江淮斤运,砌玉浮雕形容大雪之后江淮一带的魅力景象如同灵巧的工匠雕琢出的玉石浮雕一样。⑫兴倍饶:喜兴更多。
注解
毛泽东的《沁园春·雪》是一篇堪称千古绝唱的大气磅礴之作,词作充分显示了作为无与伦比的中国革命领袖的伟大气魄。这首词于1945年11月14日由《新民报晚刊》发表后,轰动了全国舆论界,随即不胫而走,传遍全国,受到革命人民和进步人士的热烈推崇,同时也遭到国民党御用文人的诋毁和仇视。当时,正在山东解放区领导战事准备工作的陈毅读到毛泽东的词作和柳亚子的唱和词之后,深为毛柳词作的豪情鼓舞,于是挥笔写下了三首唱和词。据陈昊苏说,陈毅热烈推崇毛泽东的这首词是始终不渝的。陈昊苏12岁的时候,陈毅指着家中悬挂的字轴给他上古典诗词启蒙课,字轴上写的就是毛泽东的咏雪词。陈毅称誉这首词是中国无产阶级诗歌的雄伟高峰。陈毅与毛泽东、柳亚子均有着诗艺方面的交往。他与毛泽东解放后在诗艺上的切磋交流人所共知,自不必说。早在井冈山斗争时期,陈毅就知道毛泽东擅长写旧体诗。毛泽东当年写《西江月·井冈山》、《如梦令·元旦》等光辉词章时,陈毅是最早的读者之一。他曾把毛泽东抄给他的诗词珍藏在身边,时常吟诵。后来因为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环境太艰苦,几次遇险,才十分可惜地散失了。在此次唱和的前一年,即1945年上半年,寓居重庆的柳亚子先生曾作《寄陈毅将军》一首,全诗曰:兼资文武此全力,重向江东卷土来。我喜故乡消息好,前锋直指雨花台。所以,陈毅的唱和之词也兼有回赠柳亚子先生之意。陈毅同志的唱和词共三首。其中,第二首题为斥国民党御用文人,鞭挞了害怕、仇恨并极力诋毁毛、柳新词的国民党御用文人的丑恶行径,并向他们指出自新之路;第三首题为慰柳亚老,对柳亚子先生表示热情的慰问,同时表达出共产党人以为人民服务为最大光荣的革命襟怀。和咏雪词是第一首,在这首词中,作者充分表达了对毛泽东的敬仰推戴,对祖国山河的无比热爱,和对革命胜利前景的乐观期待。在词的上阕,陈毅怀着无比敬仰之情热烈颂扬毛泽东是文武兼备的革命领袖,雄才大略与文采风骚盖世无双。柳亚子唱和词的起句为:廿载重逢,一阕新词,意共云飘。陈毅将柳词的字句顺手拈来,以两阕新词,毛唱柳和,诵之意飘开首。诵之意飘即读起来令人意气飞扬,豪情横溢。意飘二字点出了毛、柳词章的不凡气势和感人力量。作者以想豪情盖世,雄风浩浩;读怀如海,怒浪滔滔,形象地描绘了毛、柳词作的雄豪超迈气势。豪情似雄风浩荡,诗怀如大海浪滔,这是何其雄壮、何等大气的审美境界啊!这样的诗境只能出自胸怀博大、壮志凌云的伟人手笔。政暇论文,文馀问政,这两句点明了毛泽东是富有诗人气质的政治家,柳亚子则是具有政治头脑的文学家。正因为这样,所以他们的词作才能超凡脱俗,妙句拈来着眼高。毛、柳的词作,妙语奇思,恣肆横生,故曰妙句拈来;境界阔大,视野超迈,非同一般,故曰着眼高。柳亚子先生在自己和毛泽东咏雪词后的自题跋中写有这样一段话:余索润之写长证诗见惠,乃得其初到陕北看大雪《沁园春》一阕。展读之余,叹为中国有词以来第一作手,虽苏、辛犹未能抗手,况余子乎?如前所述,陈毅对毛泽东的这首词也推崇备至。所以,在词的上阕的结尾,作者满怀敬仰地写下了倾心甚,看回天身手,绝代风骚的赞语。他称颂毛泽东的词作是豪情盖世的绝代风骚,赞扬毛泽东作为中国人民的革命领袖具有扭转乾坤的回天身手。这充分显示了作者对毛泽东的诗艺文采和雄才大略的首肯与敬仰。陈毅称颂毛泽东的词作是绝代风骚,柳亚子赞誉毛泽东是中国有词以来第一作手,二人用语不同,其推戴仰慕的心情是共同的。毛泽东的《沁园春·雪》,上阕革命浪漫主义手法描绘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风光,下阕则由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起兴,以雄视百代的伟大气魄评品了古代著名帝王,最后以豪迈的调子发出了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英雄心声。柳亚子词的上阕着重写尘世的混浊,吐胸中的块垒,并抒发了对为人民解放事业献出生命的同志的悲掉之情,下阕则盛赞毛泽东泳雪词雄视古人的气概,表达了与毛泽东一块儿上天下地,把握今朝的壮志。陈毅的和词,在上阕评品选誉了毛、柳词作的雄豪大气之后,下阕承续毛词上阕的风韵,以清新魅力有逾画工的妙笑描绘出一派祖国山河的壮丽画卷,并以此含蓄地咏歌了解放区大好的革命形势。你看:瑞雪初晴,皑皑白雪覆盖在泰山山腰上,齐鲁山河显得分外娇娆壮美;北国大地,雪花飘飞如折鹤翔舞,正荡涤着一切瑕垢污浊;江淮一带白雪铺地,白玉般的山河层层迭迭,好像天工着意雕砌的形象;到处都是冰封雪铺,麦苗从银雪覆盖的大地上显露出片片青翠,冬尽春来,祖国大地处处展现着令人喜兴的美好景色。下阕的笔触句句都落在壮丽迷人的雪景上,实际上句句都隐含着对解放区大好形势的反映。换言之,作者是以咏雪反映各解放区的大好形势。当时,在山东解放区,我军在陈毅指挥下,于1945年冬季在津浦路前线连续作战,控制了津浦路共260里长的临枣路40里长的铁路线,歼灭了大量日、伪顽军和国民党的进攻部队,使国民党迅速打退津浦路,顺利到达平津地区的企图受到遏制。在东北地区,抗战胜利后,党中央、毛主席立即作了决策,从华北、华中各解放区抽调2万名干部和11万军队进入东北,积极发动群众,建立巩固的根据地,逐步积蓄力量,对付准备发动内战的蒋介石。词中的涤瑕荡垢,即指清除反动势力。在江淮一带,我华中野战军也完成了北调、集中和整编任务,并攻克了盐城、高邮等地,改善了作战条件,锻炼提高了部队。与此同时,我军还相继在其他地区进行了上党、邯郸两战役,歼灭了进犯的国民党军6.5万人,遏制了国民党深入华北,打开进军东北通道的战略构想。国民党军战场上的失败暴露了其战争准备尚未就绪的弱点,加上国内反内战,要民主的呼声高涨,国际舆论也有压力,在美国的出面调停下,国民党不得不在关内暂时停止了军事上的冒险进攻,于1946年1月5日和共产党达成停止国内军事冲突的协定。双方公开宣布,于1946年1月13日实施全面停战。从2月初起,北平军调处济南执行小组美方代表雷克上校、徐州执行小组美方代表哈里斯上校及驻青岛美军司令克莱门将军等,先后数次到临沂拜访陈毅,商谈国共双方在前线停止冲突脱离接触问题。陈毅利用这些机会揭露国民党进攻事实,据事实讲道理纵论天下分析形势,申明我党我军的立场主张,给来访者留下极深印象,在美军军官及许多民主人士中争取了大量同情者。雷克上校曾对同行人说:像陈毅将军这样有才能的中国军事将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组唱和词就是在这种形势下写成的。因之,从陈毅对祖国壮丽山河的描绘中,我们不难从字里行间体味到诗人面对解放区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大好形势而发自内心的喜悦之情。词的结尾更将这种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在一幅白雪莹莹、砌玉浮雕的壮丽画卷上,麦苗露绿,放眼明朝托出一片新的诗境,送给读者大众一个齐欢喜的美好远景。这几句结语是下阕的词眼所在,起到了警策全篇,深化诗境的作用,与毛泽东的词作在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风光中畅想出一个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的境界,有异曲同工之妙。上阕的评词热情而精当,充分显示了陈毅对毛泽东雄才大略的回天身手和雄视千古的绝代风骚的无比倾心。以雄心浩浩比盖世的豪情,以怒浪滔滔喻博大的诗怀,形象生动而又诗意盎然。下阕的咏雪想象丰富瑰丽,诗境壮丽清新,在写景抒情中隐喻性地传达出解放区欣欣向荣、前景光明的大好形势,寓情于景,情景交融,读来有冰清玉洁、喜气洋溢之感,清新爽明、沁人心脾,极富有审美意味。陈毅同志以妙句拈来着眼高来评价毛、柳词作阔大精深、雄豪超迈的境界,此句也正可用以评定陈毅自己的这首词作。此词堪称陈毅长短句创作中的佼佼之作。
热门诗人
周巽 [元]
陈造 [宋]
郭印 [宋]
释怀深 [宋]
张祜 [唐]
赵师侠 [宋]
黄庭坚 [宋]
李白 [唐]
周行己 [宋]
李商隐 [唐]
项安世 [宋]
成鹫 [清]
曹勋 [宋]
姚合 [唐]
张昱 [元]
方岳 [宋]
范成大 [宋]
方回 [元]
白居易 [唐]
杜甫 [唐]
陈毅的其他作品
《梅岭三章》
《青松》
《沁园春·和咏雪词》
《乘车过雪峰》
《雪夜行军》
《过微山湖》
《车过兴国老营盘》
《“七七”五周年感怀》
《赠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