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词 > 诗词鉴赏 > 赠从弟·泛泛东流水

赠从弟·泛泛东流水

朝代: | 作者:刘桢
泛泛东流水,磷磷水中石。苹藻生其涯,华叶纷扰溺。采之荐宗庙,可以羞嘉客。岂无园中葵,懿此出深泽。
译文
山涧里溪水顺畅地向东流去,溪水清澈,水中的石头清晰可见。苹藻这些水草在水边默默地生长,十分茂盛,随着微波轻轻荡漾。采集它们可以用作宗庙祭祀,可以进献给尊贵的宾客。难道没有菜园中的冬葵这种珍贵的蔬菜可以用来进献吗?这是因为苹藻来自幽远的水泽,更加美好、可贵。
注解
⑴泛泛:水流貌。⑵磷磷:形容石头色彩鲜明。⑶蘋(pín)藻:水草名,古人常采作祭祀之用。⑷华叶:花与叶。⑸羞:通“馐”。嘉客:佳客,贵宾。⑹懿(yì):美好。
鉴赏
读刘桢的诗,须先了解他的为人。在建安时代,刘桢是一位很有骨气并有正气的文士。据《典略》记载,一次曹丕宴请诸文学,席间命夫人甄氏出拜,“坐中众人皆伏”,唯独刘桢“平视”,不肯折节。曹操恨他“不敬”,差点砍了他的脑袋。以这样的气骨作诗,其诗自能“挺挺自持”、“高风跨俗”。此诗咏的是“苹藻”。苹藻生于幽涧,“托身于清波”,历来被视为洁物,用于祭、享。此诗咏苹藻,开笔先叙其托身之处的非同凡俗:“泛泛东流水,磷磷水中石。”“泛泛”叙涧水畅流之状,“磷磷”写水中见石之貌。读者眼前,顿时出现了一派幽凉、清澈的涧流。然后才是苹藻的“出场”:“苹藻生其涯,华叶纷扰溺”——在幽涧清流之上,苹藻出落得花叶缤纷,随着微波轻轻荡漾,显得何其清逸、美好!“采之荐宗庙,可以羞(进)嘉客。”这就是人们用作祭享、进献贵宾的佳品呵!这两句写苹藻的美好风姿,用的是映衬笔法。读者可以感觉到,其间正有一股喜悦、赞美之情在汩汩流淌。接着,诗人忽然拄笔而问:“岂无园中葵?”意谓:难道园中的冬葵就不能用吗?回答是深切的赞叹:“懿(美)此出深泽!”但苹藻来自深远的水泽,是更可贵、更能令人赞美的。这两句,用的又是先抑后扬的笔法:前句举“百菜之主”园葵之珍以压苹藻,是为抑;后句赞苹藻之洁更胜园葵,是为扬。于问答、抑扬之中,愈加显得苹藻生于幽泽而高洁脱俗的可贵。以此收束全诗,令人读来余韵袅袅。
热门诗人
释怀深 [宋]
张祜 [唐]
李白 [唐]
李商隐 [唐]
杜甫 [唐]
郭印 [宋]
周巽 [元]
周行己 [宋]
赵师侠 [宋]
成鹫 [清]
张昱 [元]
白居易 [唐]
陈造 [宋]
项安世 [宋]
曹勋 [宋]
姚合 [唐]
方岳 [宋]
方回 [元]
范成大 [宋]
黄庭坚 [宋]
刘桢的其他作品
《赠从弟·亭亭山上松》
《斗鸡诗》
《赠从弟·泛泛东流水》
《诗·散礼风雨起》
《赠五官中郎将诗之三》
《诗·朝发白马》
《赠从弟·凤皇集南岳》
《诗·天地无期竟》
《诗·皦月垂素光》
《公燕诗》
《赠徐干诗·猥蒙惠咳吐》
《赠五官中郎将诗之二》
《诗·翩翩野青雀》
《诗·大厦云构》
《诗·玄云起高岳》
《赠五官中郎将诗之四》
《赠徐干诗·谁谓相去远》
《诗·初春含寒气》
《诗·揽衣出巷去》
《赠五官中郎将诗之一》
《诗·昔君错畦畤》
《诗·旦发邺城东》
《杂诗》
《诗·青青女萝草》
《射鸢诗》
《诗·和风从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