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词 > 诗词鉴赏 > 别薛华

别薛华

朝代: | 作者:王勃
送送多穷路,遑遑独问津。悲凉千里道,凄断百年身。心事同漂泊,生涯共苦辛。无论去与住,俱是梦中人。
简介
《别薛华》是唐代诗人王勃写给同乡好友薛华的一首五言律诗。这首诗通过送别朋友,抒写了诗人不满现实,感叹人生凄凉悲苦的情绪。诗的首联语意双关,借送人上路指出世路艰难,前途悲凉。颔联和颈联使用工稳的对仗句式,不仅揭示了友人将会在自然之路和人生之路中可能遭受的厄运,也表达了诗人在人生旅途中的切身感受。最后一联绾合题意,抒写双方将承受的离别后的相思之苦。
译文
送了一程又一程前面有很多艰难的路,匆匆忙忙只有一人去寻路。在千里的行途中悲凉失意,寂寞冷落会摧垮人生不过百年的身体。你我的心情都是漂泊不定,我们的生活同样凄苦辛酸。不论是离开还是留下,都会是对方梦中出现的人。
注解
薛华:即薛曜,字曜华,父薛元超,祖父薛收。薛收是王勃祖父王通的弟子。薛王为累世通家。薛华以诗文知名当世,是王勃最亲密的朋友。穷路:即穷途末路之意,喻世途艰难。遑遑(huáng):惊恐不安貌;匆忙貌。问津:问路。津:渡口。千里道:极言道路长远,非指实里数。凄断:悲痛欲绝。百年:极言时间之长;亦指人的一生。心事:心中所思虑或期望的事情。漂泊:随水漂流或停泊。比喻行止无定所。生涯:人生的极限。去与住:即去者与住者,指要走的薛华与留下的自己。梦中人:睡梦中的人,意即梦中相见,或前途未卜。
鉴赏
首联即切题。“送送多穷路,遑遑独问津”,是说送了一程又一程,面前有多少荒寂艰难的路。当友人踽踽独去,沿途问路时,心情是多么的惶惶不安。此联中一个“穷”字、一个“独”字,乃传神之笔:穷路凄凄送挚友,把悲苦的心情,渲染得十分真切。但是,它又不仅仅是作者,也是远行人薛华心情的真实写照,语意双关。颔联“悲凉千里道,凄断百年身”,紧承上联“穷路”、“问津”而深入一层述说:在这迢迢千里的行程中,惟有一颗悲凉失意的心作伴,这简直会拖垮人生不过百年的孱弱身体。这二句是作者发自肺腑之语。诗人联系自己仕途的坎坷,结合自身的抱负有感而发。所以,诗意就不能仅仅理解为只是在向远行人指出可能会遭受的厄运,其实也是作者在短短的人生道路上所亲身感受到的切肤之痛。写到这儿,作者觉得意犹未尽,还不足以倾诉心声,更不忍与知音就此分手,于是又说:“心事同漂泊,生涯共苦辛。”这一方面是同情与劝慰对方,一方面也是用以自慰,大有“涸辙之鲋,相濡以沫”的情意。但是,离别却又是不可避免的。这样,顺理成章地逼出了尾联“无论去与住,俱是梦中人”两句:离开的人,还是留下的人,彼此都会在对方的梦中出现,杜甫《梦李白》的“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便是这个意思。而这篇在诀别之时,断言彼此都将互相入梦,即明说自己怀友之诚,也告诉对方,我亦深知你对我相思之切。“俱是梦中人”的“俱”字,似乎双方对等,而由作者这方面写出,便占得了双倍的分量。这首诗不同于一般五言律诗多借助景物的描绘或烘托气氛,或抒发感情,而是以叙事直抒胸臆。优美洗练的语言,创造出了生动的形象、鲜明的意境,表达了真挚的情思。“兴象婉然,气骨苍然”,是这首诗的主要艺术特征。诗人采用了“古诗”的传统手法,适当地使用叠字,增强了诗的表现力。
热门诗人
方岳 [宋]
郭印 [宋]
赵师侠 [宋]
李白 [唐]
姚合 [唐]
李商隐 [唐]
范成大 [宋]
释怀深 [宋]
周行己 [宋]
方回 [元]
项安世 [宋]
陈造 [宋]
成鹫 [清]
白居易 [唐]
张祜 [唐]
曹勋 [宋]
黄庭坚 [宋]
周巽 [元]
张昱 [元]
杜甫 [唐]
王勃的其他作品
《滕王阁序》
《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蜀中九日》
《山中》
《别薛华》
《采莲曲》
《江亭夜月送别》
《咏风》
《九日》
《圣泉宴》
《落花落》
《麻平晚行》
《春日还郊》
《重别薛华》
《仲春郊外》
《临高台》
《倬彼我系》
《寒夜思友三首》
《郊园即事》
《郊兴》
《饯韦兵曹》
《铜雀妓二首》
《春庄》
《秋夜长》
《秋江送别二首》
《送卢主簿》
《早春野望》
《忽梦游仙》
《别人四首》
《杂曲》